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Berlin Tempelhof

昨日送別了朋友,今天早上他乘飛機回美國亞特蘭大去了。昨日天氣陰鬱消沉,想不到今天一起來望出窗外,萬里無雲,一銷昨日之愁雲。

與友人在柏林四處遊走,其間說起在異鄉的生活。一個人四處求學,付出不少的代價。人在他鄉,所有事情都要重新來過,學一種新的語言,適應新的生活,樣樣事情都要親力親為。與原來的朋友漸行漸遠,大家在生活上都沒有了交流。人在他鄉,不知道還會逗留多久的時間,孤獨的感覺還是少不免。

說起對學術的追求,似乎大家都明白這是一條不容易的道路,而身邊的人明白甚至支持你追求學問,更是少之又少。我想,這大概是為甚麼會感到孤獨的原因。

雙雙告別祝福,然後不知道何時再會,這大概是學術人的命運。今天出門時,抬頭仰望天空,忽然想起了十多幾年前,讀過余光中的文章《記憶像鐵軌一樣長》,文末他引用土耳其詩人塔朗吉的一首詩:

去甚麼地方呢?這麼晚了,
美麗的火車,孤獨的火車?
淒苦是你汽笛的聲音,
令人記起了許多事情。
為甚麼我不該揮舞手巾呢?
乘客多少都跟我有親。
去吧,但願你一路平安,
橋都堅固,隧道都光明。

不敢說未來一定是光明的,但是希望將來重逢時還記得當日對學術的熱情和心中那份的堅持。

22.01.2017
柏林,Grimm Zentrum.

Written by

雅歷。寡言,文章字句屬戲言。在柏林讀哲學,寫作。文章見於《關鍵評論網》、《明報》專欄「菩提樹大道」。https://www.patreon.com/ericlamtf Email: t.f.lamus@gmail.com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