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中文大學大學圖書館門外

有一次,和老師閒聊,慨嘆時間流逝之快。轉眼間自己也即將大學畢業,回想過去日子,感覺就像是剛發生的事情。十年八年,像是昨天的事。發生太快,抓也抓不住。老師說:「當你過二十五的時候,時間過得可能更快。」至於為甚麼是二十五歲,或者要我經歷過才會明白。

每逢時節,我總是留在家,做一些無謂事。昨天是年廿九,我一向都是懶於收拾房間,也抖搜精神,清潔房間。無意間,竟然找回一堆的舊照片,停下來翻閱。看到照片中的自己,然後我自己看看鏡中的自己,有一刻真的懷疑自己是否就是相片的那個人。但細心看看相中人,確是我。

照片有很多都已經迷糊得看不見樣子,倒像是一幅抽象畫,輪廓也不分明。發黃的照片,滿載一堆的回憶和片段,令我回憶起很多過去的事,開心也有,哀傷也有。我記不起自己當時在照片中是快樂抑或哀傷。我常常認為快樂不是恆常的,因為不知不覺中,過隙間就會失卻這感覺。自己都忘記何時拍下這張相,更何況要記得是不是快樂。

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沒有再拍照片。我亦不知道是甚麼原因。如果值得記得的事情,就算怎樣我也會記得。後來,隨著時間的過去,自己不斷長大,一些原本自己視之為重要的人和事,已忘得一乾二淨。我甚至連一起拍照同學的樣子也認不出,莫說記得他們的名字。原來自己都是善忘的人。生命中有很多的過客,彼此都是大家的過客。

畢業時,人人都會拿相機拍照留念。畢業後,大家一定會各散東西,許下的承諾很多都不會實現。緣起緣去,既然相識是場緣份,也要接納分手是注定的結果。年輕時總是喜歡海誓山盟。因為年輕,所欲沒有認真去對待承諾,或者要堅守承諾太過辛苦,太過吃力,放棄或更好。

結果,我甚少再拍照了,分別的時候,大家默言相對,然後一聲再會。可是,何時再會?沒有天堂,沒有地獄,一切都好像是偶然。

漸漸地,我明白到甚麼叫無可奈何,很多事情,其實也只能是這樣了。

10.02.2013,寫於香港大埔家中。

Written by

雅歷。寡言,文章字句屬戲言。在柏林讀哲學,寫作。文章見於《關鍵評論網》、《明報》專欄「菩提樹大道」。https://www.patreon.com/ericlamtf Email: t.f.lamus@gmail.com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