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離開布拉格飛機上

生日過了差不多兩個星期,才有時間寫一點筆記。想不到學期一開始,便忙得喘不過氣來。數星期幾乎每天都在圖書館閱讀和寫作,一時德語,一時英語,感覺還頗特別。

今年是我在柏林的第三個生日。向來都不會怎慶祝生日,自己也對生日活動沒甚興趣,很多時會覺得無聊與沉悶。

可是,二十有九,意味自己又將踏入另一個階段。二十五歲以後,時間過得特別快,中間這幾年又發生很多事情。去年的心情起起伏伏,差不多有接近半年不能集中精神學習,於是拿起背包,四處遊走了一段時間。

對學術人來說,快將三十的時間應該要寫出像樣的著作,至少亦應該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,去寫一篇合格的論文。我想,這是今年生日或往後生日唯一的願望。

如果不是到柏林求學,我想自己應該在世界某處流浪。人生有時就是這麼奇怪,當你以為一切都順利的時候,偏偏就會出現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。

有朋友問起,在柏林這麼自由,會不會覺得自己很迷失?我不知道為何他會覺得迷失,我自己完全沒有這種感覺,畢竟不是人人都喜歡被管束。有時候,一個人在柏林街頭遊走,無人理會的感覺,是我一直響往的。

人生到了某個年紀,時間只會愈來愈少,有些人和事我已經不管了,我也沒有興趣討好人,待人接物很講緣份,不是我可以控制。

大概,剩下來的人生都不能擺脫書本。也許只有這樣,我才覺得會快樂。

雖然人愈來愈老,可是仍然覺得自己心境依然很年輕。

就是這麼生活著。

Written by

雅歷。寡言,文章字句屬戲言。在柏林讀哲學,寫作。文章見於《關鍵評論網》、《明報》專欄「菩提樹大道」。https://www.patreon.com/ericlamtf Email: t.f.lamus@gmail.com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