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耶拿大學門外的黑格爾頭像。

當黑格爾(Hegel)在耶拿(Jena)書寫他的《精神現象學》(Phänomenologie des Geistes),四周圍的環境變得愈來愈嚴峻,加上父親剩下的遺產所餘無幾,精神狀態愈來愈不穩。雖然在耶拿大學擔任編外講師(Privatdozent),可是大學並沒有付他一個仙。當他知道死對頭J.F. Fries,同樣是哲學編外講師晉升為教授時,黑格爾相當氣憤。他們彼此互相討厭雙方的哲學。Fries認為黑格爾繼承康德哲學的傳統,根本是個錯誤的決定。他晉升為教授後,更加看不起黑格爾,甚至視一切後康德哲學為垃圾。

當時,剛改革的符茲堡大學(Universität Würzburg)有教席空缺,黑格爾與Fries互相競爭,可是Fries最後得到教席,氣得黑格爾七孔生煙。他甚至寫信向歌德(Goethe)申訴:如果Fries有教席,他也應該得到教席,並保證自己的書即將出版。他的申訴最後成功,歌德的協助下,在一八零五年在符茲堡大學得了個教授職位。可是,這個教席除了名稱不同,與之前在耶拿的編外講師一樣,都是無薪的。歌德最後幫他爭取到100塔勒(Thaler)的象徵式薪水,但是當時學生最低生活費都需要200塔勒。但是有勝於無,至少這教席是有薪的。

可是,黑格爾需要的是可以支持他生活的教席。要得到這個教席,他必須要出版自己的著作。他再次寫信給一個在海德堡大學(Heidelberg)的朋友,希望朋友可以幫助他。不過,他的朋友也愛莫能助,只能在回信中祝福他。最後,他的死敵Fries在海德堡得了這個到教席,黑格爾更加氣憤和絕望。這一刻,他不知道何去何從,相當沮喪,身心筋疲力竭。

就在這段期間,他不斷在修改自己書本的草稿,暫時忘掉這些不如意事,反而成為他哲學生涯的轉捩點。出版自己的著作是延續學術生涯的必要條件,他聯絡在班堡(Bamberg)的出版社,他保證將會完成自己的系統著作。出版社答應支付每頁18弗羅林(Florin)為酬金。不過,他必須將一半書稿先交到出版社。

黑格爾一直沒法呈交書稿,因為他需要處理的哲學問題太多,寫作開始不受控,根本沒法在限期前完成。但出版社對他的耐性有限,甚至威脅他由一千本的印刷量,降到只有七百五十本,並且只會在他完全整本書後,才會付他稿費。幸好,他的朋友Niethammer這時介入,說服出版社,保證黑格爾一定會在限期前(一八零六年十月十八日)交上全稿。Niethammer也知道自己在冒險,開出的可能是張空頭支票。

正當黑格爾埋頭苦幹,滿以為可以順利完成書稿最後部分,另一個意想不到的因素突如襲來:拿破崙(Napoleon)的軍隊正向著耶拿推進。黑格爾狼狽地收拾行裝,躲到自己的學生家中避難,在給Niethammer的信中提到,這場戰爭令他的書稿散亂的像堆彩券。

拿破崙大軍朝著耶拿城推進,普魯士(Preußen)軍隊準備在城外對抗法軍。可是,普魯士軍的對抗只是僅維持一個下午,最後一敗塗地,落荒而逃。十月十三日,拿破崙進入耶拿城,黑格爾從窗外瞥見他的馬上英姿,驚嘆他是「世界精神」(Weltseele) 的展現。拿破崙的進城正好標誌著法國大革命的精神,必需要靠德國哲學來完成。在給Niethammer的信件中,他說面前所見的一切簡直難以置信。在耶拿戰役的尾聲,黑格爾將《精神現象學》的最後的部分寄出,戰火令他擔心書稿最後能否到出版社手上。十月十八日,他把最後的幾頁手稿藏在自己的手稿,恐怕會遺失。整本《精神現象學》就在戰火、絕望的情緒中完成。

一八零七年二月五日,當他寫好《精神現象學》的序言,剛好花光父親的遺產。正當《精神現象學》出版的日子愈來愈近,他的女房東Christiana Burkhart為他誕下私生子。身無分文,沒有教席,與被拋棄有夫之婦所生的兒子,黑格爾的精神狀態陷入低谷。受戰火的牽連摧殘,耶拿大學的風光不再,他知道必須離開。隨著《精神現象學》的出版,他的哲學生涯也步入另一個階段。

Reference:

Written by

雅歷。寡言,文章字句屬戲言。在柏林讀哲學,寫作。文章見於《關鍵評論網》、《明報》專欄「菩提樹大道」。https://www.patreon.com/ericlamtf Email: t.f.lamus@gmail.com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