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Edvard Munch, Two Human Beings, 1905.

黃子華在二十一年前的港台節目《鏗鏘集:夫子自道》有言:「比你生活更重要的是對生活的感受,人人都生活,但是未必有感受。」這說得真的是太好。

每個人的生活環境都不同,以致對生活的感受都不同。要對自己的生活有感受,有時候需要一點距離感;有時候需要從他人的立場去設想。

人對生活習已為常,若有人指出問題,突然受到衝擊,反而會令自己受不了。情緒主導理性,反過來指責你為何把問題說出來。

類似的問題常發生在自己身上。回想預科修讀西方歷史,教歷史的老師常常唸錯字,解錯史料。有次,我忍不住在課上把他的錯誤指出來,誰不知得到的回應:「書是這樣寫的。」我當時其實很生氣,按捺不住回答:「因為本書都寫錯。」我知道同學對我的行為不以為然,或許覺得我很自負。但是我仍然不明白,把事實說出來,到底錯在那裡?

在香港時,身邊的朋友告訴我做人何必太認真。原來,對自己的有點要求,就已經是太認真。因此,我常有個錯誤預設:我以為對自己理所當然的事情,對別人亦如是。

這種不時傷春悲秋,時刻憤世疾俗的態度,對一般人來說當然很討厭。後來,我漸漸知道,對生活有感受,其實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。人在世界上過了差不多數十年,可以仍對自己一無所知。大概,我很難跟他們有深刻的交流。

一次,朋友回港,告訴我七月一日,他會到朋友家中作客看維港煙花。後來他回到柏林告訴我,維港的煙火是如何燦爛。我默而不語。

我想,世界上有些事情,有些人大概一世都不會明白。

雅歷。寡言,文章字句屬戲言。在柏林讀哲學,寫作。文章見於《關鍵評論網》、《明報》專欄「菩提樹大道」。https://www.patreon.com/ericlamtf Email: t.f.lamus@gmail.com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