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亡的哲學家

Johannes Gymnasium
中學牆上的紀念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