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南不止有Gangnam Style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首爾江南

每人或許聽過PSY的歌曲《江南Style》(Gangnam Style)。 這首四周傳誦的歌曲,背景設定在首爾江南。江南不是嘲笑的對象,反而令人羨慕的對象。「Oppa Gangnam Style」意味著他時髦、外向,就像住在江南區的富人一樣。事實上,當你身處江南,會讓你感到,這是一個只有他們生活的世界。 當你看到CCTV兩旁的高檔獨立式住宅和奢侈品商店時,你似乎去了一個不同的世界。那麼江南是一個怎樣的地區?我想從三個不同的角度,來看看江南。

外科整形聖地

江南是指漢江以南的地區,指地鐵2號線江南站、狎鷗亭站和清潭站周圍形成的商業區。在江南,當看到人們戴著墨鏡或口罩時,是有特別含意,因為他們剛剛做完整形手術。 根據南韓的《朝鮮日報》報道,截至2017年,江南區擁有多達470家整形外科診所,比釜山、大邱、光州、仁川和大田這五個大城市總和還要多出120多家。 在這種情況下,江南整形外科的形象變得牢固。 憑藉先進的醫療技術,許多來自中國和日本的旅客,專程來到江南,目的是為了皮膚美容或整形手術。他們多數是來自中國,其次是日本,泰國和美國。 手術後,至少需要一個星期才能上飛機回國。

外國人也許會驚訝整形手術的受歡迎程度。整形廣告在江南及在四處的地鐵站都可見。 地鐵廣告中,充斥著整形前後的照片對照。我的一個外國朋友到過江南後說,每當他看到整形廣告時,就好像在看恐怖電影。 外國人通常對整容手術持否定態度,但是在韓國,由於外表是找工作和建立事業的「武器」。因此,整容手術並不是奢侈品,而是「必須的投資」。

這也解釋了,為甚麼韓國父母有一種獨特的文化,他們會提供整形手術作為孩子的高中畢業禮物。 以我的經驗為例,我的母親曾提議眼睛和鼻子整形手術,作為我大學入學禮物,但是,我的父親卻以「身體髮膚,受之父母」為理由反對。

江南整形手術以快速而聞名。例如,雙眼皮手術,上班族只需要在午餐時間,預留30分鐘,便可完成手術。 甚至智能手機的應用程式「 Gangnam Sister」, 在國內整形外科市場上越來越受歡迎,程式提供整形手術資訊、評論和價格,甚至可以比較不同整形師的技術。

高等教育的象徵

首爾總共被分為11個學區,江南屬第8區。這是著名的學區,主要是因為這裡高中與大學入學率甚高。因此,在江南受教育,對入讀大學有很多優勢。自朝鮮王朝以來,江南一直是農業地區,是糧食供應地。自1970年代起,首爾由於經濟增長和城市化發展,決定重點發展江南地區,以分散在江北的人口。 當時,首爾站和清涼里站是江北的交通中心。 為了將經濟中心轉移,韓國政府將交通總站遷至江南,甚至,將行政機構及最高法院悖也遷至江南。這也將江北的名校吸引到江南區。

當時,最負盛名的「京畿高等學校」、「首爾高等學校」和「徽文高等學校」紛紛遷至江南,前後總共有18所著名高等學校遷至江南。 父母為了孩子的教育,為了增加入讀大學的機會,八十年代起,拼命遷入江南區,如現代版的「孟母三遷」。 同時,優秀教師也紛紛到來。在這裡,學生接受「斯巴達式」的教育,令整個江南區大學的錄取率猛增。

如今,江南大峙洞因高等教育而聞名。這裡匯集了不同的私立補習學校。大峙洞也成為私立教育的「麥加」,學生都為了準備大學入學考試冒名而來。為了克服公共教育的局限,家長很多時會對子女提供大量私立教育。他們深信,這是進入頂尖大學的先決條件。大峙洞補習風氣盛行,甚至全國各地的學生,都刻意來到補習學院,「渡假」一至兩個月時間。

我沒有參加過大峙洞的「渡假」。不過,我的父母也對教育充滿期望。因此,為了可以令我專心學習,所以故意將我送到女子高中。他們覺得男女混合學校,會打擾我的學習進度。 因此,我在江南的女子中學上了6年學,目的是為了參加大學入學考試。在韓國,子女入讀大學幾乎是每對父母的期望。當時,我在早上7點上學。放學後,還需要去參加補習班,直到在晚上10點才回家休息,每天學習差不多15個小時。 即使回到家後,因為考試壓力,也無法真的好好休息。第二天又再需要上學去,不停地循環。現在回想起這艱難的時間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做到的。JTBC的電視劇《Sky Castle》(SKY캐슬) 和《Penthouse》(펜트하우스)正好反映了江南的入學考試和私立教育的問題與現象,也側面顯示因教育而引起的房地產問題。

性別衝突的起點

男尊女卑,一直都是韓國社會給人的負面印象。幾年前,江南洗手間殺人事件,更是激化這個問題。兇手在2016年5月17日在江南站附近的一間廁所內殺死一名年輕婦女。兇手被認為是針對婦女犯案,因為犯案前30分鐘,有六名男性經過使用過洗手間。 韓國女性皆認為兇手因厭女症而犯案。兇手後來說,犯案動機是因為「女性無視自己」。 事故後,江南地鐵站10號出口有紀念活動, 韓國女性在江南站表達自己意見及憤怒,同時也恐懼自己可能成為受害者 。

這起案件不能說只是因為受害者倒霉。受害人的年齡只有二十三歲,她的死告訴韓國社會:因為我是女人,所以有一天我都可能會面對同樣的事情。 在韓國,如何克服因女性遭社會歧視,往往一困擾著人。 因為我是女性,所以我會受到死亡的威脅。韓國女性認為,作為韓國女性往往要受到韓國社會的厭女症影響。矛盾的是,韓國男性卻意識不到問題的存在,也不認為兇案的原因是因為對方是女性,純粹是一宗無差別殺人案。也是因為男女之間的意見不同,導致江南站的紀念活動成性別對抗的空間。雙方互相指責。一方面,男方貶稱韓國女性為「泡菜女」;女方貶稱韓國男性為「韓男蟲」。厭男與厭女的輿論不斷出現。這件兇殺案,顯示了韓國婦女對一直的恐懼和憤怒,揭穿了社會一直對女性的歧視。當受性騷擾時,往往都是女性受到責怪:女性打扮性感,受騷擾是應該的;女性不應該深夜在街上行走等等。

江南站謀殺案後,這四年韓國社會對待女性發生甚麼變化?藝人鄭俊英(정준영)迷姦案件、「NthRoom事件」,皆顯示了對待女性的暴力僅是冰山一角。在韓國,男女仍然互相指責。這是一個非常可悲的事實。 改變始於傾聽彼此的聲音,韓國社會必須繼續開放討論,改變對女性的性別定型、偏見和錯誤的性別意識,只希望韓國社會對女性權益低下和歧視的觀念會有所改變。

文:梁恩實

韓國首爾人,江南長大。德國柏林洪堡大學碩士,主修英國文學及性別研究。通韓、中、英、德語。

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,07.01.2021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