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黑格爾頭像,在柏林洪堡大學的黑格爾廣場(Hegelplatz)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黑格爾畫像,懸掛在柏林洪堡大學的哲學系,已被偷去。筆者攝於2015年10日。

經過多年的在不同大學當流浪講師,黑格爾(Hegel)最後來到柏林大學,接任費希特(Fichte)身後的哲學教席。在柏林大學擔任教授期間,一直花時間完成自己的哲學系統。歷史、藝術、宗教、自然科學等,都是黑格爾哲學系統包攬的對象,務求用他的系統為整個現代性問題奠基。1827年,黑格爾剛從巴黎回來柏林。年輕時是拿破崙的信徒,認為革命有其必要,而這種信念到年老都沒有改變。此時,黑格爾哲學已是如日方中,整個普魯士(Preußen)無人不識。

儘管黑格爾在柏林影響力相當,不過並非所有人都是他的追隨者,其中兩個人不得不提:亞歷山大.洪堡(Alexander von Humboldt)與謝林(Schelling)。前者剛環遊世界回來,發表他對自然世界的研究成果,並且批判一切後康德哲學(nachkantische Philosophie),沒法增加對世界的經驗知識,只是象牙塔式的研究。黑格爾對洪堡的批評感到相當冒犯,不過這都是學術旨趣的問題,並非真正的衝突。然而,謝林的批判則是涉及學術誠信的問題,他指控黑格爾竊取了他的哲學理念,用自己的語言重新包裝起來,甚至對他自身的哲學也被扭曲,整個黑格爾哲學系統不外乎是源於他的想法,是他在耶拿(Jena)期間的思考成果。謝林甚至譏笑黑格爾「鵲巢鳩占」。

不過,以黑格爾聲望,根本沒人去在意這些批評。每次的哲學課都滿座,黑格爾的講課很有個人特色:吞吞吐吐、咳嗽、找筆記、以及每一句句子開始時都加上「also」。每次他走入演講廳,學生頓時鴉雀無聲,每堂課見證著黑格爾的思考過程,多於純粹的個人演講。

然而,他的健康卻一直在惡化,他經常都感到胸口痛,加上財政危機令他更加焦慮。每個人都留意到他蒼白的面色。於是,他只好寫信給他的朋友Altenstein,希望他可以財政上支持他到卡斯巴德(Karlsbad)浸浴治病。同時,柏林大學準備慶祝成立20周年,黑格爾被任命為1830年度的校長。這是大學行政最高的榮譽,努力終於受到大學的同儕的認可。大學慶典完結後,他便出發去治病。根據他的日記,飲用卡斯巴德礦泉水令他的身體復原,一兩日後已經不再感到胸口痛楚。

令黑格爾更意想不到的是,他重遇杜賓根(Tübingen)的老朋友─謝林。黑格爾自然興致勃勃和謝林見面,可是謝林卻沒有絲毫的興奮,兩人的對話都是圍繞時局,談天說地,可是卻沒有涉及哲學。直到黑格爾過世,謝林始終沒有解開與黑格爾的心結。後來,在黑格爾兒子的協助下,到柏林接任黑格爾的教席,才算是真正和解。回到柏林後,黑格爾再次埋首自己的哲學系統,同時執行校長的職務。不過,他卻沒有徹底康復,似乎也知道自己時日無多。1830至1831年,他只能有限地教學。

更致命的事情卻正在發生。1830年秋天,俄羅斯爆發霍亂(Cholera)。首先在奧德沙(Odessa)出現,然後傳染至克里米亞(Crimea),再傳到去莫斯科(Moscow)。同年,波蘭爆發七月革命(July Revolution),俄羅斯派兵鎮壓革命,將霍亂帶到波蘭。慢慢地,整個霍亂由東歐,慢慢擴散西歐。普魯士國王下令封鎖東邊邊境,所有從這些地區回來的旅客都要被隔離。1831年,霍亂在柏林爆發,所有的公眾設施、屠房、學校都要勒令關閉,因霍亂死亡的必須要即日黃昏下葬。在1831年的柏林還沒有污水系統,衛生設備不甚理想,因此加速了霍亂的擴散。

為了避開疫症,黑格爾一家決定暫時搬到柏林郊外,在十字山(Kreuzberg)租了一間屋。黑格爾不斷告訴妻子瑪麗(Marie Hegel),他的身體狀況受不了霍亂,一但染病會很嚴重,因此異常焦慮。事實上,他的健康一直都在惡化,甚至已經無法吃任何的肉類,較為濃烈的湯也無法喝,經常嘔吐。健康問題令他避開社交活動,大部分都留到家中的花園,繼續埋首哲學,或與兩個兒子下棋。不過,隨著冬季學期即將開始,不得不回到原來柏林市中心的住所─Kupfergraben。柏林的空氣令他感到相當不適,特別是霍亂肆虐期間,令他更加不安。

可是,他根本支撐不了大學的職務。1831年11月13日,他的健康急劇惡化,不斷嘔吐,痛不欲生。第二日在家中醒來,虛弱得只能一直躺在沙發上。醫生到來看他的情況,只是再次給他「芥末石膏」(Senfpflaster),可是完全起不了作用。下午,黑格爾的病情急轉直下,呼吸愈來愈虛弱,臉色慢慢變成蒼白。妻子瑪麗告訴好友Johannes Schulze,他來到住所,黑格爾已沒有氣息,兩人將他的眼睛合上。醫生到來後,宣布他死於霍亂。

黑格爾的死訊很快會傳遍整個城市,眾人都很震驚。11月16日,他的遺體在柏林的Dorotheenstädtischer Friedhof下葬,按照他的意願,安葬在另一位德意志觀念論(Deutscher Idealismus)的奠基者─費希特─的旁邊。德意志觀念論的巨人,逝世於瘟疫蔓延時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黑格爾和妻子瑪麗之墓

一般流行都說黑格爾死於霍亂,可是從他的病徵來看,死因應該是慢性的腸胃疾病。黑格爾沒有一般霍亂的病徵,例如肚瀉或水腫,或相關的病徵。他死後不久,黑格爾的哲學即被分成左右兩派,年輕的馬克思(Karl Marx)在柏林大學求學時,即屬於黑格爾左派。現代哲學的悲歌是,無可避免都要面對黑格爾提出的問題。

參考資料:

Written by

雅歷。寡言,文章字句屬戲言。在柏林讀哲學,寫作。文章見於《關鍵評論網》、《明報》專欄「菩提樹大道」。https://www.patreon.com/ericlamtf Email: t.f.lamus@gmail.com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