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本推薦:《十八小時環遊世界》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為這本書的小小貢獻。

老友出書,述往事,以表支持!

與Louis相識是大學一年級的時候。因為大學課程的要求,學生主修以外,需額外修讀其他的學科。當時我沒有考慮老師批改功課是否很「手緊」,課業量是否很多等問題。我看到他的心理學通識課,似乎很有趣,於是就選修這門課。上課時討論的情形我還有印象。最後一堂課,他跟我們到崇基蘭苑(Orchid Lodge)食下午茶。想不到,轉眼間竟然已是七個寒暑!

有次,下課後由康本樓下山,途中也看到他匆忙下山。他仍然記得我的全名,還說空閒時記得找他聊天。近兩年的時間,他是柏林的常客。每次他來,我們都會去喝啤酒,談天說地,穿梭柏林的大街小巷,發掘這個城市的一些趣事。(有時候還會一起罵人。而且有時罵得也很有創意,虧他想得到!)去年,我送了一本亞歷山大.洪堡(Alexander von Humboldt)傳記給他。我笑言,每個喜歡去旅行的人都應該讀一讀洪堡的故事。九個月後,他發訊息告訴我,他人在墨西哥城(Ciudad de México)。看來,他尋找洪堡的足跡去了。

我覺得這個世界上有種人去旅行很奇怪,不管他們到那裡,仍然做同一樣的事情,吃同一樣的食物,將原有的生活方式在異地複製一次。我疑惑,那其實為甚麼還要去旅行?其實旅行豈止於飲飲食食,旅行是為了認識這個世界,從而認識自己。對世界的無知,也是對自己的無知。一個人沒有見識過世界,又何來有世界觀?對世界好奇,是去旅行的原因。事實上,教育又何嘗不是如此?如果教育不能夠令學生對周圍的事物好奇,那麼教育可以說是失敗。可惜,這個世代偏偏就是不鼓勵人發問。這也許是他書寫這本書的原因吧!

亦師亦友,夫復何求?去柏林前跟張學明老師道別,仍然記得他告訴我那句廣東諺語:「曹操也有知心友,關公也有對頭人。」聽來是否很老土?真的,人與人相處很講緣份,性格這回事。

我期待今年暑假的重逢。

Written by

雅歷。寡言,文章字句屬戲言。在柏林讀哲學,寫作。文章見於《關鍵評論網》、《明報》專欄「菩提樹大道」。https://www.patreon.com/ericlamtf Email: t.f.lamus@gmail.com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