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戲論《迷失東京》

界說

1) 電影敍述要麼是從劇情,要麼從主題。

2) 電影可從視覺效果領會主角情感,非僅由對白。

3) 根據(1),哥普拉的電影是從主題,非從劇本推進。因此,批評她的電影欠缺劇情、起承轉合,未免捉錯用神。因為,《迷失東京》是從主題,非從劇情。

4) 根據(2),《迷失東京》呈現主角情感是從視覺效果,非僅從對白。

5) 互相理解需要有共同語言。

6) 承(5),可是,共同語言僅是理解的先決條件, 這不表示雙方有共同語言,即可互相理解。

7) 根據(6),寂寞是由於沒有傾訴對象,非僅是語言隔閡的緣故。

8) 翻譯需要通過詮釋。詮釋總是一己之見,有所取捨,但不能曲解作者原初的意圖。

9) 承(8),導演是電影的首個詮釋者。不過,導演的創作是一回事,觀眾的理解或詮釋是另一回事。

10) 根據(8)和(9),因此,電影的詮釋是開放的。

11) 以上是對《迷失東京》的詮釋,或一孔之見。

撮要

身處在陌生的環境、陌生的空間。臉前是一張張異國的臉孔,流露疲憊。五光十色而冷峻的大廈,周圍的人說著另一種無法理解的語言。坐在的士上,頭倚著透明的玻璃窗,四處景物在臉前飛逝而過。夜裡的東京迷人月色,持續地煩囂。同一星空下,照著這座不夜城,照著兩個異鄉人,照著憂鬱的眼睛,流露說不出的寂寞,說不出的失落。

1. Bob是過氣的影星。他剛從東京的機場乘車到市區,到達酒店後有人款待,日本人是相當客氣見外。從他們手上收到不同的禮物。可是收到妻子由美國來的傳真,只是看了一眼便回到酒店的房間裡。

1.1.酒吧無意中遇到自己的影迷,可是不想理會,轉眼又回到房間。可是,躲在床上,他失眠了,不知是甚麼理由。傳真機又收到美國來的傳真。

1.2.Charlotte是剛新婚的少婦。她隨丈夫來東京工幹。她倚望東京的夜景,她也失眠。

1.3.翌日早上,他們在電梯內首次相遇,她微笑致意。

2. Bob廣告拍攝工作開始。廣告導演激動地說了一大堆日語,可是他聽不懂。翻譯告訴他導演的意圖,卻只是很少的內容。他覺得很奇怪,也無法理解當中的文化差異。

2.1.Charlotte獨自周圍遊走,地鐵站內看著令人費解的地圖,一言不發。回到酒店後打電話向朋友哭訴,可是朋友卻敷衍了事,傾訴無門。

2.2.與丈夫對話的內容都是工作。丈夫抱怨,叫她不要再吸煙。

2.3.Bob回到酒店房內,電視播放著自己的電影。突然,應召女郎敲門,語言的障礙彼此無法溝通,日本人總是將R與L混為一談。翌日,東道主希望他多留幾天,可是他已經很不難煩,希望盡快回美國。經理人電話中勸他多留幾天,但卻不歡而散。

2.4.廣告拍攝再開始,他似乎明白導演的說話,也滿足到他們的要求。可是,他還是不習慣日本人將R與L混為一談。

3. 工作後,他到酒吧喝酒,再遇Charlotte。她示意請他喝酒。他喝完後便離去。

3.1.翌日,Charlotte與丈夫在酒店內遇到他一位女性朋友。可是,彼此對話的內容空洞。女性朋友說自己現在叫Evelyn Waugh。

3.2.離開後,Charlotte受不了,告訴丈夫,那是男作家的名字。丈夫卻辯解,不是人人都讀過耶魯大學,而且她人也很好。

3.3.她回到酒店房,聽不知從那裡來的哲學CD。之後,在酒店遊走,無意中發現先前女性朋友的記者會。她實在聽不下去,轉身離去。夜晚,失眠仍沒有改善。

3.4.另一邊,Bob也繼續失眠。

4. Charlotte與Bob在酒吧再遇。終於首次對話。她問他來東京做甚麼,他說來東京想避開自己的妻子,忘記兒子的生日,以及喝威士忌。她說丈夫來東京工作,閒著無事,所以便跟著來了,順便探朋友。談及婚姻,她笑說他似乎有中年危機。她說自己不知去向,自己剛畢業,在大學時主修哲學。

4.1. 翌日晚上,丈夫與朋友到酒吧聚會,她說她也來。可是聚會依然話不投機。她看見Bob在喝酒。於是,主動去打招呼。

4.2.Bob笑說他正計劃逃獄。首先要離開酒吧,這酒店,再這城市,最後這國家。問她是否一起來,不過要保守秘密。

4.3.翌日,丈夫離去工作後,Charlotte又倚在玻璃窗前,眺望東京的景色。

4.4.在泳池再遇到Bob,她問他是否一起到外逛逛。Bob一口答應。回到房中,他又收到美國來的傳真,妻子問他地毯的需要甚麼顏色。

4.5.Bob來敲門,Charlotte開門,笑說他的汗衫令人覺得他真的有中年危機。

4.6.在派對中,Bob活躍起來,與四周的人交談。派對中忽然起爭執,於是他們四處逃跑,遊戲機中心穿梭避險。

4.7.會合後,他們到另一個的派對唱歌,跳舞。

4.8.派對後,Bob與Charlotte坐在卡拉OK的空椅上。頭帶著粉紅色的假髮,倚在Bob的肩膀上。

4.9.他們乘的士回酒店。Charlotte累得睡著了,Bob抱著她回到房間,蓋上被子,關燈後離去。

4.10. Bob回到房間,致電回美國的妻子,但卻很後悔。

5. 隔日,Bob與Charlotte到日本的料理店吃飯。她說腳趾受傷了,他說腳趾差不多死掉,再不看醫生,就把腳趾留在餐廳裡。

5.1.他們到醫院,接待處的職員用日文解釋。可是他們聽不明白,但不緊要,最後還是找到醫生。

5.2.Charlotte在診症室聽醫生解釋,似乎明白,又不明白。

5.3.Bob在大廳等她。他跟一位老者聊天,一番滑稽對話後,不是太明白他說甚麼。

5.4.晚上,Bob在脫衣舞廳等Charlotte。她來到後,覺得不太有趣。於是他們在東京街頭的人群中奔走,自得其樂。Bob看到自己的廣告照,向他揮手再會。

6. 回到酒店房內,他們仍然失眠,於是決定做些無聊事。

6.1.他們在房裡飲清酒看電影。Charlotte談起,她第一次看到Bob是在酒吧內,當時他穿著燕尾服。Bob卻說第一次見是在電梯內,她向他微笑。

6.2.Charlotte說不會再來東京,因為實在是太無聊了。

6.3. 兩個人躺在床上,望著天花板。她說一直都很困擾。這會好起來嗎? 他回答「不會」,後又改口說「會」。Charlotte說像他一樣好起來? Bob說,愈了解自己的個性及想法,愈不會受四周事情困擾。

6.4.她不知自己想怎樣,嘗試當作家,但又討厭自己的作品;當攝影師,卻又覺得拍的照片很差。他說,她總會找到方法,不斷寫作吧,他對她有信心。 她說她很挑剔,但他說挑剔不是問題。

6.5.但是婚姻呢? 婚姻會好起來嗎? 婚姻卻是很困難。當意會到自己需要抉擇時,發生人生已逝去一大半。

6.6.Bob問Charlotte是那裡人,她說自己在紐約出生長大,結婚後搬到洛杉磯。

6.7.他最後說,她不是無藥可救。

7. Charlotte獨自乘火車外出到郊外的寺廟。看到日本的婚禮,她站在那裡凝視了一會。她然後走到一棵許願樹前,將白色的絲帶綁在樹上。

8. Bob決定應邀到日本的綜藝節目,糊里糊塗就完結了。

8.1.乘的士回酒店時,看著Charlotte 的照片。在澡堂洗澡時,太太打來,再詢問地毯需要甚麼顏色,再次不歡而散。

8.2.在房內看先前錄影的綜藝節目,甚是沒趣,於是喝酒去。

8.3.翌日醒來,發現酒吧歌手在自己的房內。此時Charlotte敲門找他用餐,他在房門前支吾以對, 她轉身而去。

8.4.他們在牛肉火鍋店用餐。他們無法分別牛肉的種類,隨便點了一些,然後便安靜下來。

8.5.夜晚,酒店警報響起,全酒店人都疏散到樓下暫避。Bob在人群中找到Charlotte。說起下午的火鍋店真莫名其妙,既然要顧客自己烹調食物。她問他幾時離開東京。他回答,明天,就在明天。

8.6.回到酒店的酒吧,他說不想離開東京。她說那不要走,留下來與一起成立爵士樂隊。回房間的電梯內,彼此默言不語。

8.7.翌日早上,又收到美國的傳真。

9. Bob到酒店大堂,他打電話給Charlotte,希望能再見她一面,笑說她偷了他的大衣。如果她不在,就替他好好保管衣服。

9.1.再會時,再次受到款待,又遇到自己影迷。

9.2.Charlotte收到訊息後,將衣服拿下來。然後,大家尷尬地道別。Bob一直望著她離去,後乘的士到機場去。

9.3.在的士上他看到Charlotte,他叫司機停下來。Bob從人群中找尋Charlotte的影子,走過抱她入懷,然後在她的耳邊細語,再擁吻了她。Charlotte淚眼盈眶,笑語中道別而去。

10. 的士在東京的繁囂曲折的街道中穿梭,往機場駛去。

Written by

雅歷。寡言,文章字句屬戲言。在柏林讀哲學,寫作。文章見於《關鍵評論網》、《明報》專欄「菩提樹大道」。https://www.patreon.com/ericlamtf Email: t.f.lamus@gmail.com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