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德與康德式

I. Kant

我們有沒有可能比作者,更加理解他本身的想法?這個問題聽來相當傲慢,作者當然是自己作品的最好詮釋者。這樣問,顯然是對作者的不尊重。可是,哲學討論不是尊重與否的問題,而是理論是否合理,有沒有理由。

我在另一篇文章《康德、種族主義者?》提到,哲學家受時代限制,無可避免會犯上一些根本的錯誤。歷史上幾乎每個哲學家都曾犯過一些最基本的錯誤,但是這不阻礙他成為偉大的哲學家。我們可以利用他的哲學資源,修正甚至反對他的想法。康德自己本身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。他批評柏拉圖時說,我們其實可以比柏拉圖,更理解柏拉圖的想法:

德文:

Ich merke nur an, daß es gar nichts Ungewöhnliches sei, sowohl im gemeinen Gespräche, als in Schriften, durch die Vergleichung der Gedanken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