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憶是紅色的天空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柏林自由大學校園,2017年日照最短的一天。

人生大概是由一堆的回憶組成,不知不覺到了回想過去的年齡。人是種情感很複雜的動物,談論自己,或多或少帶著點虛榮心,美化自己,對缺點避重就輕。因此,談論自己,要麼不要說太多,要麼把它赤裸裸地說出來。

我是誰?說來真有趣,有一段時間我很關心這個問題。日子一久,我卻漸漸不太花時間去想這問題。時時刻刻都是想著自己,是多麼自我中心。加上我又不是有甚麼重要的人物,這問題沒甚重要。

話雖如此,要刻意解釋,也並無不可。

我是個在單親家庭長大的人,父親濫藥吸毒,很早患癌症死了;母親脾氣暴戾,道理說不過去就動手打人。後來,沒有能力動手,只好改為精神折磨。

沒有人希望自己是社會的邊緣人,可是卻身不由己。而最悲劇的部分,莫過於要面對自己不想面對並沒有能力面對的事情。最後,當然是徒勞無功。我的母親態度依舊。有時候我會覺得,有些人過了這麼多年,仍是這樣,就會明白人要改變根本是天方夜譚。我一直是問題根源。不過她也有道理。倘若她沒把我生下來,可能不用害她受那麼多苦。也難怪每當她罵我時,常會提到這個問題。這幾年來,我明白很多事情其實沒有解決方法,過去問了很多沒有答案的問題。

我不是個正常人。在這種環境,變得不正常其實是正常的。要生活,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儘量控制自己的情緒,亂發脾氣對自己沒好處,也傷神,何苦?控制情緒對我很重要,漫漫長路,不快事情還有很多。況且,世界受苦的人仍很多。我不是特別差,也說不上是好。至少,我還沒精神崩潰。雖不太正常,但不表示有問題。人生只要不太痛苦,快樂純屬偶然,即使得不到,其實也不必太過執著。至少我是這樣認為。

可是,這的確為我增添不少的麻煩。因為從小欠缺家教,沒學會與人相處,以至很難判斷別人的情感。很多時都無從入手,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做才是最好。也難怪在戀愛的經驗中,常常被人指責,沒法給人安全感。我自己根本沒有安全感,又如何拿安全感給別人?

可是,這通通都不是為自己缺點辯護。畢竟問題在於自己,唯一怪責的就只有自己。自憐自傷相當惹人討厭,相當卑劣的行為。可是,我不喜歡自憐自傷,並不表示別人自憐自傷有問題。畢竟,這是別人的選擇。喜惡很多時並非決定事情對錯的標準。

因此,他人覺得很重要的事情,可能在我的眼中都不重要,世界上重要的事情多的是。因為執著,將事情無限放大,冷靜下來,會發現很幼稚。我常常在想:其實有甚麼事情是過不去?最壞的事情不是已經發生過嗎?

從另一角頭看,則我是冷漠、無情。

人無可避免要面對現實與理想間的張力。人人都有缺憾,要求時時刻刻都完美無暇,也太過苛刻。對待很多事情我都「無所謂啦」,可能因為這種態度,給人一種很不上進的印象。

不上進的意思,無非是因為像我這種人,還走去外國唸一些沒實際用途的科目,不務正業。一如以往,我很少理會別人批評。這是否是另一種的自我中心?人活到某個年紀,必須要承受到壓力,因為這是人存在的一部分。

我常常犯錯,希望自己可以從錯誤中學習。但是,因為人的虛榮心,以至很多時從錯誤中學習變得很困難。

或者,我不應該談論自己。

Written by

雅歷。寡言,文章字句屬戲言。在柏林讀哲學,寫作。文章見於《關鍵評論網》、《明報》專欄「菩提樹大道」。https://www.patreon.com/ericlamtf Email: t.f.lamus@gmail.com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